Oct 20

案情

  2006年8月16日,被告黃玉明、黃黎明以投資河南某工程需要資金為由,向原告呂軍借款10萬元,約定借期一年,利息8萬元,由黃黎明出具金額為18萬元的借條一份,其中約定逾期利息為月息5%。借款後,原告呂軍多次催討,黃玉明、黃黎明一直未還。

  2009年3月24日,黃玉明、黃黎明作出書面承諾,在2009年6月內還清借款18萬元,但其承諾沒有兌現。為此,原告呂軍於2009年8月24日向法院起訴,請求法院判令被告黃玉明、黃黎明立即歸還借款18萬元和遲延利息。(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)

斷案

  法院認為,“民間借款的利率可以適當高於銀行的利率,各地人民法院可根據本地區的實際情況具體掌握,但最高不得超過銀行同類貸款利率的4倍(包含利率本數)。超出此限度的,超出部分的利息不予保護。”

  本案中,借款本金應認定為10萬元,而並非18萬元,雙方約定一年內利息為8萬元,逾期不還以18萬元為本金月利率5%計息,超出了法律許可的範圍,應依照同期銀行貸款利息的4倍計算利息。

  法院判決被告黃玉明、黃黎明10日內歸還欠原告呂軍借款本金10萬元及利息7.6萬元,對原告呂軍的其他訴訟請求不予支持。


Tags:
Oct 16

  在2008年11月底,縣法院作出一審判決。一審法院稱經審理查明,被告與趙坤共同生活期間,以公司的名義對外做醫藥生意,原告於2007年3月至2007年8月共分8筆給被告匯款248000元,趙坤向原告借款1萬元,2007年7月20日、2007年9月17日趙坤借公司74490元,此款由原告代其償付給了嘉城。

  一審法院認為,被告王某與原告趙某之父趙坤共同生活做醫藥生意期間,原告匯給被告及趙坤向原告借款和原告代為趙坤還款的事實清楚,債權債務關系明確,判決認定被告王某借原告趙某款332490元。

  二審開庭:焦點圍繞證據能否成立。上訴人稱匯款回單只能證明匯款的發生,無法證明匯款的所有權。匯款回單也無法證明匯款人到底是誰。被上訴人用來證明趙坤借款1萬元的證據是趙坤的筆記本上的一頁備忘錄,該頁備忘錄即沒有時間,也無前後頁,內容的真實性無法核實。


Tags: ,
Oct 9
        2005年3月的一天,盧明山來到銀行找到徐小宇,要求將一筆40萬元的存款轉存。徐小宇將盧明山拉到一邊:“盧大爺,我最近手頭有點緊,你的這40萬元能不能借給我私人週轉一下?我除了按利息給付外,另外再加給你1%的好處費?”盧明山同意了。

  借款40萬元後,徐小宇便立即將這40萬元全部投入了股市。雖說股市天天上漲,徐小宇買的股票卻逆勢而跌。就在徐小宇束手無策時,他在報紙上看到深圳有一家公司在報紙上刊登的股票咨詢廣告,聲稱可以向會員提供內幕信息,推薦股票,包賺不虧,徐小宇深信不疑,立即申請成為該公司的會員,陸續從股票賬戶上提供了13萬元的會員費。讓徐小宇大失所望的是,該公司向他推薦的股票,還是虧多贏少。一年下來,不但沒有賺到錢,反而虧了很大一部分本金。

  2006年3月,徐小宇借款到期了,他便向盧明山提出續借一年,利息和“貼水”與上一年一樣,盧明山同意了續借,但提出重新打借條,並要求徐小宇用房產作抵押。面對盧明山的要求,他擔心一旦再虧損下去,房產落在盧明山的手上就很被動了。於是,徐小宇按街頭制作假證件的電話號碼,找人制作了一份假的房產證,連同借條、利息和“貼水”一並交給了盧明山,再次向盧明山續借40萬元。

  可是,徐小宇的運氣始終不佳。為了填補虧空,徐小宇從股市中抽出一部分資金,用於購買足球彩票,因為幾乎期期中獎,這又激發了徐小宇博彩的狂熱。為了擴大中獎率,他每期購買彩票的數額,也從幾十元、幾百元到幾千元,最後,他每期購買的數額都在一、二萬元。總賬算下來,投資買彩票的數額卻高於中獎的數額,連同股市的虧損,徐小宇算了一下,損空額達到了20多萬元,而股市裏的錢,也被股市深深套牢了。
Tags:
Sep 30
澳財長斯萬表示,全球利率不會回到此次全球金融危機前極低位,國際金融系統已在重組。

綜合外電9月29日報道,澳大利亞財長斯萬(Wayne Swan)29日表示,銀行借款成本不會回到全球金融危機前極低位。

近期數家零售銀行先澳央行一步對住房貸款利率做出上調,斯萬認為這些舉措反映了「當前國際市場動向」。

他表示:「全球利率不會回到全球金融危機前極低位。國際金融系統已在重組。」

Tags:
Sep 24
 “以後我再也不做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了,原本是出於一片好意,哪知結果為還錢鬧得這樣不愉快。”近日,陳冉(化名)終於從自己兒子的老師張學兵(化名)處將2萬元借款全部收回。錢雖是收回來了,但卻把我兒子的老師給得罪了。

  據介紹,2006年1月,由於缺乏週轉資金,永興某學校教師張學兵從學生家長陳冉處借款2萬元。當時,我家小孩是他的學生,我也不好說什麼,只好爽快地答應。

  借錢時,雙方作出約定,一年之內,債務人將本金和利息一律還清,但眼看著還款期都過去了,張學兵對還錢的事情卻只字未提。2007年1月,為追收欠款,陳冉只好到學校去找張學兵,雙方在協商當中發生爭執,後由學校出面調解,債務雙方再次達成協議,約定2009年3月底債務人將所有欠款還清,並由該學校對此作出書面擔保。

  “當時,我都提出不要利息了,但還是沒有按時收回欠款。”陳冉說,2009年3月之前,陳冉只從張學兵處收回5000元欠款。2009年4月,氣惱的陳冉只好找到律師蘭鋒調解,通過律師對債務人和債權人的積極調解,2009年8月,陳冉再次從張學兵處收回5000元,但張學兵對剩下的10000元卻未置可否,被激怒的陳冉準備將張學兵和學校一起告上法庭,得知此事以後,9月16日,張學兵才將剩下的10000元欠款還給陳冉。


Tags: ,
分頁: 17/22 第一頁 上頁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下頁 最後頁 [ 顯示模式: 摘要 | 清單 ]